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动漫热播

当前位置:美高美游戏中心 > 动漫热播 > 【美高美游戏中心】瑞克和莫蒂,智识与意义的

【美高美游戏中心】瑞克和莫蒂,智识与意义的

来源:http://www.artkwok.com 作者:美高美游戏中心 时间:2019-10-20 02:27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hthank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原计划中《瑞克和莫蒂》是每集11分钟的迷你剧,就像《探险时光》那样。但Adult Swim建议做成半小时左右,于是主人公被赋予了家庭背景,Rick成了Morty的外公,其他家庭成员也参与到剧情中。制作人之一的丹·哈萌形容这部剧集就像是《辛普森一家》和《飞出个未来》的融合(但口味明显要重上很多啊)。实际上《辛普森一家》第26季片头就有《瑞克和莫蒂》客串。

看完最后一集想了很多关于beth和rick的事。为什么有着相同记忆什么都一样的克隆和本体有了不同的生活?因为有着相同记忆的“同一个”beth就是可能做出不同选择:可能选择放飞自我,可能选择忠于并乐于家庭,也可能因为这种选择而感到不安和遗憾,也可能为此坚定自己的信心,也可能最后受不了也去放飞让rick再克隆一个。。同一个人就是有各种可能性,就像薛定谔的人。所以其实是不是克隆、有没有平行宇宙都不重要了。rick说不论做出哪种选择最后都会适应,所以rick自己也没有想着一直克隆自己(虽然事实上应该克隆了很多,但跟现在说的不是一回事),各个宇宙的所有“自己”都在实现着自己的各种可能性,大家相互鄙视各自的选择、互相残杀也无所谓。自己这个rick就安于自己现在的选择然后一直干下去就ok了。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问心无愧。

第三季的第三集,大概是三季以来到目前为止,最为直接和密集地揭示了本剧核心内容的一集(当然,关于所谓的核心内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
王医生的一大段不加修饰、大气不喘的见解,在我看来道出了导致瑞克纠结与痛苦的关键,那就是智识与意义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这种矛盾,从广义上来说,属于每一个人,只不过它的显现方式不同罢了。
在具体讨论瑞克和他的家庭之前,我想从普遍的角度来阐述一下我对这种矛盾的看法。
我想大概没有人会反对,人是一种理性导向的动物。如果不讲得那么学究的话,人的身上存在着一种倾向,那就是用“解释”的方式来认识和理解世界。
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诠释这种倾向:当生活中不断有倒霉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是否会不由自主地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最近做错了什么,以致遭到了惩罚。这种倾向无关宗教,人们所认为的施加惩罚的主体,可以是上帝,可以是老天爷,可以是命运,可以是因果。但这种倾向确乎关乎信仰,那就是一种对理性的崇拜与依赖。
我们渴望去用普遍性和规律性来“约束”我们的世界,我们喜欢去问为什么,更喜欢去解答所有的为什么。这种倾向在人类的发展过程中就自然而然的开始显现,原始社会用神明解释天气现象,古希腊哲学家用“元素”解释万物构成,中国道家用“道”解释万物规律,等等等等。简而言之,我们不允许世界以无序和随机的方式存在,我们默认世间一切都存在着规律,而我们可以由此去理解世界。
科学的不断发展正是这一倾向最为集中的体现。近代以来的自然科学在各个领域都迅猛前进,经典力学、进化论、电磁学占领高地尚不足一个世纪,相对论、细胞学说、量子力学又抢下了山头。科学的飞跃越来越印证着我们的理性倾向的正确性,并赋予了我们超越人类自身的力量。
回到瑞克身上来。
瑞克可以说是人类的理性倾向的一种极端表现。剧中反复告诉我们,瑞克是无限平行宇宙中最为聪明的人,而无数次的冒险也向我们证明了的确如此,甚至是超级英雄,也会被瑞克玩弄于鼓掌之中。
但瑞克的存在,也向我们证明了另一件事,那就是科学不能为人类创造意义。
人类也是意义导向的动物,我们诘问的十万个为什么中,总有一个是在问,这件事的意义是什么。有时我们可以回答,为了钱,为了父母,为了孩子,为了生存,诸如此类。但是始终困扰我们的是,我们存在本身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而我们在科学的路上走得越远,就越发现存在的意义正在被消解。而瑞克,正是这种情况最为突出的体现。
summer曾经因为偶然发现自己是意外怀孕而受到了有关存在的意义的挑战:她是一次随机事件的产物。但刚刚和瑞克一起埋葬了自己的尸体的莫蒂,却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任何人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并希望summer也能接受这个事实。
这里我猜想编剧应当是将一个科学/哲学话题缩小到了家庭和个人的范畴。而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大家最为熟悉的,可能是尼采的那句:“上帝死了,而我们杀死了他。”
当我们认为上帝是我们的造物主的时候,我们存在的意义源自于上帝。他有目的的创造了人类,所以他创造我们的理由,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但科学的发展却不但将上帝逐出了我们的生活,也同时倾向于告诉我们:人类的产生,的确是一个随机的小概率事件。存在没有意义,只不过是随机过程中的某个参数的变化,让你开始思考,并误以为存在有其意义。
具体点来说,我们倾向于认为人类是独一无二的造物,因为我们可以思考,我们不同于遵循本能的其他生物。但是科学进程却慢慢为我们揭示,意识的产生,是神经细胞在一定数量上群集的产物。也就是说,意识的存在的确独特,却并不独立于进化过程,我们和其他动物的区别,很可能只是在于神经细胞的数量和神经系统的复杂程度。至于意识的产生,只是这个数量和程度的差别的附带品——随机过程的产物。
甚至于有一种理论认为,我们的“身体是为大脑和意识服务”的观点根本就是一种错觉。我们和其他动物一样,存在就是为了生存和繁衍,只不过其他动物在进化中获得的工具是利爪尖牙,而我们的是性能更强的大脑罢了。
瑞克作为无限平行宇宙中最聪明的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并因此而感到痛苦:既然存在没有意义,为何我们要有思考和追寻意义的本能?
而关于另一个时常和存在的意义相联系的概念——爱,瑞克的解释是:“不断增强的熟悉感。”对于瑞克来说,爱并不像我们认为的那么神奇,它的存在只是一种生理上的必然罢了。
瑞克的这种观点,同样是来自于现代科学。通过研究,我们渐渐意识到我们的感受,其实是神经意义上的一种自然性的生理变化,经由神经系统选择,最后被我们的意识接收的产物。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比肚子饿了的确更为复杂,却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具体来说,爱其实是“身体地图”——人体生理某种特定状态的“截图”,存储在神经系统当中——不断复现并被再感受的过程。通常这个“截图”,所截的会是人体开心或是兴奋的状态,但当然也可以是惊吓或是痛苦之类。至于何种“截图”的复现会被我们的意识接收后诠释为“爱”,就是我们后天的习得的结果了。但本质上说,爱,的确只是一种“不断增强的熟悉感”。对于家庭的爱,是熟悉感和人类的社群性的产物。对于伴侣的爱,则是熟悉感和后天思维模式的结合。爱也许真的既不神奇,也不神秘。
对于瑞克来说,他的智识将一切都解构了,包括意义(这种解构在剧中经常出现,例如魔鬼杂货店那集和最近的超级英雄这集)。所以王医生说,瑞克习惯性地用他的智识来证明回避处理家庭问题的合理性——这一切都毫无意义,所以我才不浪费时间去做。
而这个问题,也势必会成为现代社会每一个人的问题:当意义,被逐渐增长的智识“祛魅”的时候,我们该如何面对我们的生活?
瑞克身上表现出来的,是虚无主义与享乐主义。卖武器给杀手,只是为了赚钱去游乐厅;不惜牺牲林肯特勒,只是为了拿到毒品来爽一下。值得注意的是,瑞克的享乐,也包括了他和morty、summer一起冒险的时光。
大卫休谟曾说,当他感受到生活中的快乐的时候,他就忘记了对生命意义的追问。
第一季季终的时候,莫蒂问瑞克为什么很少再说他的口头禅: wubba lubba dub dub。瑞克的回答是:我爱我的孙子孙女/我才不在乎。而这恐怕也就是瑞克给我们的答案:承认意义的虚无(并不再虚妄地追寻),同时在意识到感受和爱无意义的前提下,依然能够去享受它。

第十集的标题《The Wedding Squanchers》是在影射喜剧《The Wedding Crashers》(婚礼傲客)。Squanchy先生喝下牙齿里的绿色药水变身的设定和游戏Skylander里的Pop Fizz很像。Rick一家避难的小行星有没有让你想起《小王子》?最后Rick回忆过去的那个酒吧设计很像《星球大战》,而Rick自首的情节则是模仿《绝命毒师》的其中一集“Granite State”。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乱眉先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二季
美高美游戏中心,第一集的标题《A Rickle in Time》改编自科幻小说《A Wrinkle in Time》(时间的皱纹),讲述一个女孩寻找失踪的科学家父亲的故事。片中长得像睾丸的四维空间生物其实是取自斯蒂芬·金科幻短剧《时间裂缝》中的“time eater”。那些漂浮在虚空中的猫正如Rick所说是“薛定谔的猫”,量子物理中的经典概念,处于生死叠加状态的猫。由此引发的一种假说“多世界诠释”,即承认平行宇宙的存在,但正常情况下彼此是退相干状态,没有交集。某些特殊情况,比如片中的时空分裂,使得平行宇宙间保持相干性,可以相互影响。顺便提一下《彗星来的那一夜》的英文片名就是“相干性”(coherence)。

《瑞克和莫蒂》起源于贾斯汀·罗兰的一部动画短片《The Real Animated Adventures of Doc and Mharti》。片中Doc和Mharti的人设灵感则取自《回到未来》三部曲中的博士和主角马丁。短片在情节设计和思想内涵上与后来的《瑞克和莫蒂》相去甚远,不过在恶趣味方面倒是有过之:Doc用他的发明帮Mharti解决生活中的麻烦,代价是Mharti得帮他口交。

第四集的标题《Total Rickall》是恶搞科幻片《Total Recall》,讲述和记忆移植和伪造相关的故事,有新老两个版本。(个人认为这是所有双关语标题中最好的一个,形神兼备)本集吐槽了大家都误以为“弗兰肯斯坦”是怪物的名字,其实这是创造怪物的博士的名字,原作中的怪物没有名字。这一集中的寄生虫其实是Rick从第二集带回来的外星水果上面的,两者都长着粉红色突起。那些伪造的记忆十分类似《Family Guy》中的cutaway gags,即突然插入一段与主线无关且很可能是伪造的情节。Rick实验室中的那些武器有不少模仿了游戏《光晕》。

美高美游戏中心 1

美高美游戏中心 2

《瑞克和莫蒂》碰上《回到未来》

美高美游戏中心 3

第四集的标题《M. Night Shaym-Aliens》是影射沙马兰导演擅长在影片中插入惊人的反转。本集中的虚拟世界是相当经典的科幻概念,从《神经漫游者》到《攻壳机动队》乃至《黑客帝国》一脉相承。伴随着近年来VR技术的兴起,或许科幻中的场景将很快不再是幻想。另外片中外星人穿的制服源自《星际迷航》。

第二集的标题《Mortynight Run》是恶搞《Midnight Run》(午夜狂奔),罗伯特·德尼罗主演的犯罪喜剧。那一团“屁”所引发的幻象受到了美国动画师Vince Collins的作品《Malice in Wonderland》的启发。而“屁”的说话方式和唱的歌则是恶搞著名歌手大卫·鲍伊。本集中外星城市和生物的设计在不少地方都和《飞出个未来》很相似。

第十一集的标题《Ricksy Business》是影射汤姆·克鲁斯的电影《Risky Business》(乖仔也疯狂)。本集中还有大量对《泰坦尼克号》的挪用和恶搞。不过这一集情节相对松散,更像是第一季结束时出场人物一起开的联欢会。

第六集的标题《The Ricks Must Be Crazy》改编自喜剧片《The Gods Must Be Crazy》(上帝也疯狂),讲述非洲土著捡到手机后的搞笑故事。这一集层层嵌套的结构类似影片《异次元骇客》,当然也可以联想到《黑衣人》结尾,我们的宇宙未必不是更大世界中的一粒尘埃。迷你宇宙中的景观模仿了设计师弗兰克·L·赖特的著名设计“流水别墅”。Rick说要把Morty变成一辆车的对话可能是取自86年的《变形金刚大电影》中的一段类似情节。

美高美游戏中心 4

第七集的标题《Raising Gazorpazorp》既可以影射《Raising Hope》(家有旺财),讲述青少年意外得子将其抚养同时承受父母对其育儿方式的指责,也可以影射《Raising Arizona》,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绑架富翁孩子当成自己儿子的喜剧。片中的外星球场景,比如红色荒漠和漂浮的巨型头颅来自1974年的反乌托邦科幻《Zardoz》(萨杜斯)。和Morty做爱的那个Sexy Robot的造型取自《机械战警》。

第八集基本上就是各种恶俗桥段的大荟萃,估计看过的小伙伴都无法直视瑞典肉丸了。

恶搞“加勒比海盗”

尽管Rick的原型是《回到未来》中的博士,但制作人已明确表示不会在剧中涉及时间旅行的内容,因为这种情节已经用烂了而且很容易导致混乱。取而代之的是剧中对于平行空间的神级运用。Rick的Portal Gun可以通向任意一个平行宇宙,可以说是便携版虫洞。Portal Gun的造型类似游戏《传送门》中的道具,功能则媲美哆啦A梦的任意门。另外顺便吐槽一下在现实中制造一个虫洞特别是跨次元虫洞需要的能量是毁天灭地级别的,Rick居然用一把枪就搞定了,简直天才。难怪第三季一开始外星联邦急着从他身上套出制造这把枪的方法。第一集中一处致敬是最后Rick和Morty用来逃回地球的传送装置,其造型取自《星际之门》。

本文由美高美游戏中心发布于动漫热播,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游戏中心】瑞克和莫蒂,智识与意义的

关键词: